快捷搜索:  

东西问·人物丨领袖天芑,“巧摘天星的人”

中新社武汉11月5日电 题:韩天芑,“巧摘天星的(de)人(ren)”

作者 马芙蓉 武一力

“父亲性格比较急,摘了那么多星星,按照他(ta)的(de)工作作风,总要去核查一下看有没有遗漏,或者是(shi)搞错的(de),忍不住就上天巡查去了。”11月1日深夜,韩锡勤在微信朋友圈,写下对(dui)父亲的(de)怀念。

韩锡勤的(de)父亲韩天芑是(shi)中国著名大地天文学家和天文地球动力学家,中国天文大地测量学科开创者之一。韩天芑因病医治无效近日在武汉逝世。

韩天芑的(de)一生,引领和见证了中国天文学从一穷二白、肉眼观星,到建(jian)立起完整大地天文学理论和技术基础的(de)过程,也亲历了中国一个世纪的(de)变迁——从贫穷落后走向繁荣富强。

韩天芑。韩锡勤 供图 韩天芑。韩锡勤 供图

炮火中求学

在韩锡勤眼中,父亲爱国、敬业,一心只想干好(hao)手头的(de)工作,建(jian)设(she)国家;孙女韩时珺也说,爷爷常教导她(ta),要做一个对(dui)国家、对(dui)社会有贡献的(de)人(ren)。

这份浓郁的(de)家国情怀,与韩天芑年少经历关系密切。

韩天芑1923年2月出生于浙江省象山县新桥镇海台村。年幼时,家里经济拮据,学费全靠母亲养猪维持。14岁那年,母亲离世,整个家庭靠父亲苦苦支撑。韩天芑高中报考技校,学习土木科,希望早日工作谋生。

日军侵华,战火四起,韩天芑的(de)求学之路,因此充满艰险。他(ta)在宁波高级工业学校读了不到两年,宁波和浙东等地均遭日军占领,学校几经搬迁。

1943年,韩天芑和同学一起辗转赴重庆求学。途中,他(ta)接到父亲逝世的(de)电报,加之母亲早逝,韩天芑无后路可退,只能继续往前走。

后来,得知当时的(de)“中央测绘学校”招考,不收学费,韩天芑报了名。考试那天,正逢日军轰炸重庆,飞机在头顶轰鸣、碎石砸在考场屋顶,一些考生放弃考试逃出门外,原本数百人(ren)的(de)考场最终只剩下数十人(ren)。韩天芑顶着压力,完成考试并被录取,自此与大地测量结缘。

颠沛流离中求生,炮火烽烟中求学,这些经历深深刺痛了韩天芑。他(ta)深知落后就要挨打,更加坚定勤学苦练、建(jian)设(she)祖国的(de)决心。他(ta)给自己立下规定,习题做完才能去吃饭。毕业考试时,韩天芑是(shi)班级第一名。

1950年,27岁的(de)韩天芑加入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,从事天文大地测量工作,正式开启科研生涯。

青年时期的(de)韩天芑。中国科学院精密测量科学与技术创新研究院供图 青年时期的(de)韩天芑。中国科学院精密测量科学与技术创新研究院供图

创立“中国的(de)金格尔法”

新中国成立伊始,中国天文一穷二白,韩天芑等人(ren)成为中国天文大地测量的(de)探路人(ren)。

1953年底,中国开始使用进口仪器——威尔特T4全能经纬仪,为黄河流域进行一等天文测量。30岁的(de)韩天芑参与该项目。在外国专家帮助下,韩天芑等人(ren)很快掌握当时世界最先进的(de)天文测量仪——威尔特T4全能经纬仪的(de)使用技术。

韩天芑进行天文观测工作。中国科学院精密测量科学与技术创新研究院供图 韩天芑进行天文观测工作。中国科学院精密测量科学与技术创新研究院供图

现年90岁的(de)施正范既是(shi)韩天芑的(de)学生,也是(shi)同事。据他(ta)回忆,因为是(shi)一等天文测量,测量点均在山上,没有路也没有汽车,大家靠着4匹骡马把仪器运至能到达的(de)最近点,再一起把仪器抬上山。作为团队(tuandui)(dui)主心骨,韩天芑强调最多的(de)是(shi)保护好(hao)仪器。

施正范当时在团队(tuandui)(dui)负责电台信号接收。一次使用收报机时,零件出现故障,他(ta)在更换过程中不小心把新零件弄坏了,“韩老很严厉地批评了我(wo),从那以后我(wo)长了教训,再也不敢马虎”。

天文观测最佳时间(shijian)是(shi)晴朗的(de)夜晚。韩天芑带领大家“不放过一个晴夜”,观星、测点、记数、计算、绘图……每测完一处,立即坐上马车奔向下一处。条件虽艰苦,但也乐趣无穷。

威尔特T4全能经纬仪虽然“全能”,但手工操作比较复杂,计算繁琐,作业时间(shijian)长,当时苏联花费几十年都未能解决这些难题。于是(shi),韩天芑开始思考能不能在洋设(she)备上想点“新办法”。他(ta)根据设(she)想,试用适于全能经纬仪的(de)简化计算公式,多次计算后终于成功,使工效提高5倍多。简化公式得到当时的(de)国家测绘总局肯定,被编进“天文测量细则”。

但韩天芑并不满足于此。20世纪50年代末,他(ta)提出T4全能经纬仪利用接触测微器按双星等高法(即“金格尔法”)测时的(de)方法,实现天文测时的(de)半自动化记录,大大提高测时精度,被天文界称为“中国的(de)金格尔法”。这项科研成果,一直被中国测绘部门用作施测高精度天文坐标的(de)重要方法之一。

韩天芑年轻时工作场景。韩锡勤 供图 韩天芑年轻时工作场景。韩锡勤 供图

“巧摘天星的(de)人(ren)”

1960年5月,韩天芑和同事接到任务,奔赴“世界屋脊”青藏高原,开展天文测量。

一行人(ren)从甘肃兰州乘卡车出发,历时11天抵达拉萨,克服高原反应,在拉萨奋战30多个昼夜,首次解决了天文方位角测定中的(de)人(ren)仪差问题,为研究分析天文大地网提供依据,并建(jian)起高原上第一个天文基本点,填补当时中国天文测量史上的(de)一项空白。

此外,他(ta)组织编算了中国大地天文测量的(de)2628颗恒星平位置表、金格尔星对(dui)表、天文基本点测定的(de)最优技术方案等;联合全国各天文单位和测绘部门共同编制《中国大地测量表》,使中国天文大地网的(de)天文定位纳入统一高精度系统,他(ta)也因此被称为“巧摘天星的(de)人(ren)”。

1962年底,韩天芑又投入新战斗——筹建(jian)武昌时辰站。该站对(dui)中国提高世界时的(de)授时工作,具有重大实用价值。查阅分析中外有关资料、房子的(de)设(she)计、施工队(dui)伍的(de)选择、购买重要器材等工作,他(ta)都一一参加。

“韩老总想着尽可能地为国家节约。”一起参与武昌时辰站建(jian)设(she)的(de)施正范记得,当时韩老特别强调说,社会主义建(jian)设(she)需要大量资金。作为科技(keji)工作者,处处事事应考虑如何把国家的(de)每一分钱用好(hao)。“他(ta)是(shi)一个对(dui)工作认真、为国家负责的(de)人(ren)。”施正范评价道。

韩天芑(右)和老师在一起。韩锡勤 供图 韩天芑(右)和老师在一起。韩锡勤 供图

坚持科普惠泽后人(ren)

今年1月,中科院精密测量院为韩天芑举办了百岁寿辰座谈会。谈及长寿秘诀,韩天芑曾坦言关键在于保持乐观心态。平日,他(ta)爱穿颜色鲜亮的(de)衣服、养绿植,关心时事政治,用放大镜看报纸。

2022年1月,韩天芑在自己的(de)百岁寿辰座谈会上。中国科学院精密测量科学与技术创新研究院供图 2022年1月,韩天芑在自己的(de)百岁寿辰座谈会上。中国科学院精密测量科学与技术创新研究院供图

韩天芑尤其喜欢与年轻人(ren)交流,常通过微信关心他(ta)们(men)的(de)学习生活。一些年轻人(ren)遇到烦恼和喜事,也乐意与他(ta)倾诉分享。

“他(ta)很爱帮助年轻人(ren)。”有件事,让施正范记了一辈子:当年他(ta)结婚无钱也无房,是(shi)韩老把家里的(de)两间房让出一间给他(ta)。

在孙女韩时珺看来,爷爷是(shi)中国百年历史的(de)见证者、参与者,他(ta)深知只有祖国强盛,人(ren)民才能过上幸福安定的(de)生活。而年轻人(ren)是(shi)国家的(de)未来和希望,因此爷爷对(dui)年轻人(ren)成长与教育格外关注。

为让更多人(ren)了解宇宙的(de)奥秘,韩天芑坚持开展天文科普。据与韩天芑共事40余年的(de)湖北省天文学会原理事长高布锡介绍,20世纪80年代后期,韩老联合有关部门和中小学校成立湖北省天文学会,组织天文科普讲座、天文夏令营,上百名爱好(hao)者加入其中。

2017年4月,韩锡勤曾陪父亲回了一趟浙江象山老家。韩锡勤记得,当时父亲已经94岁,身体不太好(hao),但是(shi)依然坚持给家乡孩子们(men)作科普报告。韩锡勤全程听完,惊讶于父亲深入浅出的(de)讲解,也感怀于父亲对(dui)后辈的(de)关怀。

2020年初,韩天芑感染了新冠肺炎。康复出院后,他(ta)为大学毕业生写下一封长信。他(ta)说,他(ta)的(de)一生恰逢几次物理学、天文学、测绘学科技(keji)浪潮。技术革新会带来新的(de)机遇和方向,面对(dui)新机遇,一定要去尝试,牢牢把握,不要被一时的(de)成败得失困住。

家乡富裕、落叶归根、将一些老物件捐予家乡,这是(shi)韩天芑晚年常念叨的(de)三大愿望。

韩锡勤表示,他(ta)将遵从父亲遗愿,把父亲骨灰葬于象山;将把象山老宅捐出,建(jian)立乡俗乡情博物馆。近期他(ta)正在整理父亲遗物,计划把父亲的(de)奖章纪念章、金格尔法论文原稿等物品,捐给博物馆,作为父亲留给后辈的(de)礼物。(完)

人(ren)物简介:

 韩天芑。中国科学院精密测量科学与技术创新研究院供图 韩天芑。中国科学院精密测量科学与技术创新研究院供图

韩天芑,中国著名大地天文学和天文地球动力学家,中国天文大地测量学科开创者之一。1923年2月11日生于浙江省象山县海台村,1943年10月考入中央测绘学校大地测量系学习,在世界时服务(fuwu)、地球自转变化和恒星光干涉技术的(de)研究中取得重要成果。曾任中国天文学会常务理事和天文地球动力学专业委员会主任,以及中国测绘学会理事、测绘学报编委等职。

【编辑:周驰】

密集主场外交亮点纷呈 二十大后中国外交起手不凡

浙江教育观察:初中生参与研制卫星,靠谱吗?

马斯克:推特裁员?别无选择。仇恨言论增加?不是(shi)这样

西安“红薯爸爸救子”续:108ml骨髓液已输入孩子体内

新漫评:驴象相争 民众忐忑

探访进食障碍患者:“我(wo)也不想这样,但是(shi)控制不住”

当西方“遇到”东方,爵士乐碰撞出怎样的(de)“火花”?

11月8日夜空将现月全食 19时前后观赏红月亮最佳

古代版“披荆斩棘的(de)哥哥”,原来是(shi)……

揭秘呼和浩特“方舱生活”:每个人(ren)都温暖有光

文旅局长代言美景“丑出圈” 审美还是(shi)审丑值得深思

中消协明确!快递领域这些条款“无效”

中国的(de)北斗是(shi)世界一流的(de)全球卫星导航系统

他(ta)在故宫修钟表:成为“时间(shijian)修复师”的(de)背后

台北故宫博物院文物破损2职员被惩处

每年省10亿美元?马斯克这项计划,引发推特倒闭担忧

核战争打不得也打不赢!俄罗斯非常时期的(de)非常警告

中国新观察|供销社“回归”?

韩天芑,1950年,简化公式,光干涉,金格尔法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122人留言! 共有:122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